江涌水流

上帝不响
像一切全由我定

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九日 下午四点三十五分 小车桥公交站前 我摘下口罩 你吻我的时候 有夕阳落在肩头

像喜欢春天的云一样喜欢你
( ˃̶̤́ ꒳ ˂̶̤̀ )

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

火车在深夜的铁轨上行驶,我借未合上的帘子看窗外的月亮,看见对铺的你翻了个身,手机在被子里透出一点光亮,使我得以稍稍看清你的脸,我小声问:“你也没睡?” 
我们相视而笑,有一点月光洒进来。四下静谧无垠,像一部无声电影。

我经常梦到这个场景,却觉得好像已是很久远的事情。
 
图片是那日天将明时的光景。

从冰箱里拿出糖水黄桃罐头的时候,
忽然想起了初中时暗恋过的男生。

今晚我要很中二的说一句
上港是信仰!!!

回老家
自己也算是个异乡人了

雪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