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涌水流

上帝不响
像一切全由我定

火车在深夜的铁轨上行驶,我借未合上的帘子看窗外的月亮,看见对铺的你翻了个身,手机在被子里透出一点光亮,使我得以稍稍看清你的脸,我小声问:“你也没睡?” 
我们相视而笑,有一点月光洒进来。四下静谧无垠,像一部无声电影。

我经常梦到这个场景,却觉得好像已是很久远的事情。
 
图片是那日天将明时的光景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