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城山有雾

上帝不响
像一切全由我定

潮水

我想哭 想到了喜欢的人

蹈海:





一五年时我写他,写的是,“我离开那黑暗,外头的天那么亮那么蓝,我想我用一辈子等一个奇迹,希望他有所改变,现在终于来了,只可惜太晚,也不属于我。我想我要再做一个长梦,这次我不要他干干净净的死,我要我们都活着,这世界好运给所有人,也给我们。”


一六年,“日复一日,他更加恨他的父亲,也更加爱他。他依靠着记忆中残留着那点温情,依靠这颗被煮熟过的种子,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,露基梅德斯愈是对他残酷,他就愈是在第二个梦中回忆起那些可爱的笑声和蓝眼睛。他想自己是病了。他得病的时候还太年幼,他一个人太久了,后来有许许多多人来到他的生命中,那些都是让他欢喜、快乐的。可只有露基梅德斯,只有他的父亲,让他哭泣。”


一七年,“在这无穷无尽的夜色之后是盘旋散落的亿万星辰,是一个世界,一个宇宙的影子和法则,它是完美的、冷酷的,是世上最为无情的物事,可在这没有丝毫温情的黑夜里,在不可能出现的杠杆中,在小概率意外和常数间,它无声的注视着年轻人,在恒久的沉默内包藏着无穷无尽的温柔。”


可不止是这些,不止。


我还写了,“我们的爱恨都太轻太轻了,就像你所驻的那张纸,没有重量,找不到一个恰当的单位……对于我们所存在的世界来说,都是微不足道的,等开始爱,才真正落在地面上。……这是不能被察觉的我,用这支无足轻重的笔能够给你的那么点不一样的生活,好些的生活。知道吗?这支笔是赠给你的。”


写了,”那个下午我没有意识到这件事,还和我的朋友为此开了玩笑,但第二天的早晨,我从梦中醒来,突然意识到你真的就在距离我无比遥远的空中,你不是一张纸,一段文字……那一刻,在我的心中你变成了切实存在着的。我因此知道了你的故事,我躺在床上,开始流眼泪。我突然意识到你的痛苦和我一样剧烈。我想你是真的活着。你是个人。”


写了,“因为写作是唯一通向同你和解的道路。过去尖锐的已经消失了,质问和滚烫的心也已经消失,沙砾消失了,图钉消失了,露水消失了;但海没有消失,波涛没有消失,浪声没有消失,孤独也没有。等到这海也退潮时,我就会原谅我自己。”


我写了那么多那么多,并非都在写你,可都是因为你。因为这世上有那么多让我快乐的东西,可都比不上你,比不上你像潮水一般将我吞没,比不上这没有穷尽的痛苦,比不上你像冷月也像海,而我蹈海而去,要溺死在你心中。







评论

热度(346)

  1. 青城山有雾蹈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想哭 想到了喜欢的人
  2. 蝴蝶玛芬蹈海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终于找到这段文字了 简直是太喜欢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