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涌水流

我见青山多妩媚

几个月前的文,决定在十一月四日前一晚加上tag
2004~2016

十二年了

潘子

想你 

想你们





你做了一场梦。
梦里是一九九零年的杭州。
那是你遇见他的第十年。
八月份的一天,午后闷热,预计会下一场雨。
风扇在吱呀转个不停,你沏了一壶龙井。
你随手拿起旁边的杭州日报。
不久后,果真开始下起暴雨。
你放下报纸,静静聆雨,而他却不合时宜的闯进。
“三爷,打扰了,我来向您汇报今天各盘口的情况。”
他一如既往地认真,你却望着他的眉眼开始失神。
从望着他,从额头上的刀疤往下,经过他的眉毛和眼睛,
鼻梁和嘴角,再到喉结。
你看到他的锁骨了,还有整齐排列的腹肌。
你没再往下。
他仍然在说着,对你的眼神丝毫未觉。
你忽的往前,你的唇凑到了他的嘴角。
他不再说话了,愣了片刻后,才轻轻开口:“三爷?”
风扇依旧在转,窗外的雨也仍在下着。
报纸被风吹开,茶香也氤氲一室。
你吻他这件事,就像从未发生。
忽的你醒了,在这暴雨的夜里,
在二十六年以后。
你忽然很想喝一杯龙井,
就着这场雨。
其实那只是梦,你并未吻过他,也从未向他表明爱意。
其实他也只是个梦,你梦了很久,
从遇见开始,然后到他消失。
而后直到现在,你也没有醒来。
三十六年过去了。


你在雨夜里醒来,又轻轻阖上眼。
你期望能再度梦见他。
可未能如愿。
东方渐白,星云散开。
而你醒来。

雨已经停了。
杭州日报在信箱里,
桌上摆着他的照片。
你忽地闻到龙井茶香,从远处飘来。















 

评论

热度(1)